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言情小说网 > 都市现言 > 强宠娇妻:总裁很傲娇 > 第495章还是不要冒然前进的好

黑衣女子轻轻地笑着,显然是躲过了萧冰合的攻击。

“她在哪里?”萧冰合重复着。

他的声音低沉,蕴含着浓浓的杀气。

黑衣女子的话还没说完,萧冰合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她面前。

她甚至没看清他是怎么出手的,人已经软软地倒了下去。

紧接着,从手臂开始冰冻,不到十秒钟时间,整个人都变成了冰雕。

萧冰合觉得,这样一层一层太麻烦。

既然知道舒喻在最上层,他也不怕误伤到她了。

他直接将剩下几层的建筑都冰冻住,踩着冰块形成的捷径,走到最上面那一层。

最上面那一层大概有五间房屋。

一间接着一间,要走到最后一间,需要闯过前四个房间。

萧冰合皱着眉头,推开第一间,第一间正中央正坐着一个和尚。

那和尚看到萧冰合,叽里咕噜不知道念什么经。

“她在哪里?”萧冰合依然在重复这句话,声音如来自地狱一般。

“阿弥陀佛,萧冰合施主,好久不见,还记得贫僧吗?”

萧冰合抬起头,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她,在哪里?”

一字一顿,声音里的极致寒冷砭人肌骨。

“阿弥陀佛,那位女施主就在这五间之中。”

“但,施主想要找到女施主,必须要经过贫僧这一关。”和尚敲着木鱼,手中的佛珠不停转动,散发出奇怪的光芒。

他嘴里一直在念叨着什么,叽叽歪歪的,听着让人心烦。

那身上的光芒伴随着他的声音,发出强烈的光芒。

光芒如同金钟罩一样将他罩住。

“施主,出家人以慈悲为怀,还是不要冒然前进的好……”

萧冰合像是根本没听见,他冷着脸,手上覆盖着一层冰雪。

老和尚身上散发着特效一样的金色光芒。

萧冰合靠近的时候,那些佛珠以极快的速度,从四面八方攻击过来。

“滚开!”萧冰合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老和尚的身体瞬间不能动弹了。

空气里,是一种令人心惊胆战的寒风肃杀。

那些佛珠停在半空中,随后化为雪花飘飘,冰霜惨烈,簌簌而下。

那和尚维持着进攻的姿势,身体却像是冰雕一般,快速地被冰冻住。

萧冰合推开第二间屋子。

第二间充满了粉色的烟雾,缭绕着,充斥着令人不愉快的味道。

烟雾之中,隐隐可见一个窈窕的,特别像舒喻的女子。

“舒喻?”他蹙着眉。

空气里的粉色烟雾浓郁,有种甜甜腻腻的味道。

透过迷蒙的烟气,那个影子妖娆而美丽,像极了她。

萧冰合往前走了两步。

他伸出手,眉眼间带着莫名的悲伤,以及一些莫名的意味,“舒喻,对不起,我不该……”

萧冰合这么说着,又觉得现在不是道歉的时候。

“你没受伤吧?”

那个影子没有应答,她似乎正往这边走着。

萧冰合稍微停顿了一下,“舒喻……”

他蹙着眉头走过去,看到烟雾中那窈窕的影子,攥紧手。

“舒喻……”他语气喃喃。

“冰合。”粉色的烟雾中,那个影子越来越近。

长发飘摇,她就那么隐藏在烟雾后面,影子若隐若现。

“舒喻……”萧冰合的指尖很凉。

冰凉冰凉的,周围的空气也在瞬间降低到冰点。

粉色的烟雾被冻住。

“冰合,是你吗?”

果然是舒喻的声音。

“你,终于来救我了,我……”

她在哭泣。

听着那哭声,萧冰合的心疼得一抽一抽的。

“我以为你不来了,我好害怕……”

“这里的人好可怕……”

“冰合,快,快来救我……”

萧冰合静静地看着她。

哭声萦绕在耳边。

她那伤心欲绝的模样一直在眼前闪烁,每闪一次,他的心就痛一次。

甚至,他都不知道,这种情绪到底是因为萧释那个废物,还是他本身的情绪。

身体不受控制,大脑也不受控制。

那种感觉,实在太差劲了。

“冰合……”那影子见萧冰合一直不过来,便扑过去。

看到那模样,萧冰合微微愣了一下。

在那女人扑过来的时候,他闭上眼睛,伸出手。

手就那么穿透了她的胸膛。

“你……”那女人显然没想到萧冰合会突然出手。

“切,被发现了啊。”

那个人逐渐变成一团粉色的烟雾,与屋子里的烟雾化为一体。

烟雾中,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人正站在门口吸烟。

他使用的是金色的大烟斗,吹出的烟雾里,能凝结成各种各样的形状。

“我的烟雾中,可是掺杂了本体的记忆,是不可能出错的。”

“烟雾中也有一些幻觉成分。”

“你,是怎么发现的?”

萧冰合不可能不呼吸。

只要呼吸,就会中招。

而且,最开始的时候,烟雾是粉色的,这就说明,萧冰合的感情是真的。

可是,他的手还是肆无忌惮地穿透了假象。

他到底是怎么看透的?

大金烟斗很是好奇。

萧冰合懒得废话。

他冷冷地穿过第二间房子,那些粉色的烟雾像是灰尘一般,纷纷如雪花,翩然坠地。

屋子里恢复清明。

那男子瞪大眼睛,还没反应过来,手上的金烟斗突然碎裂。

而他,也以极快的速度被冰冻住。

从第一扇门到第三扇门,萧冰合只用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

第三道门后面什么都没有。

是很明显的陷阱。

萧冰合冷着脸走到中央,果然,房屋地面中央突然开裂,底下是一个个锋利无比的铁针。

他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在地面开裂的瞬间,一跳就跳过去了。

这一跳过去,恰好落入到一个牢笼里。

那笼子非常结实,还通电,普通人连碰都不能碰。

萧冰合冷着脸。

一个一个的,没完没了,烦死了。

多耽误一秒钟,舒喻就多一分危险。

萧冰合有些着急,也有些心烦。

“一个个的,烦死了。”他说着,身上也结了厚厚一层冰。

他的拳头落在那笼子上,笼子应声而碎。

天寒地坼。

他身上的杀气不断蔓延。

推开第四间门的时候,看到一个特别变态的房间。

那个变态房间里放着各种各样的器材。

只是看着,便觉得恶心无比。

舒喻正躺在类似妇产科检查身体的病床上。

那个名字叫镰鼬的男人正拿着奇怪的手术刀,对着她流口水。

“啊,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快。”

门被打开之后,他恋恋不舍地放下手术刀。

“滚开!”萧冰合一步一步走过来。

镰鼬舔着嘴唇,“滚开?”

“萧冰合,你是不是也太高看你自己了?”

“我跟那些垃圾货色不一样。”

“那些人败给你,但我不会。我会让你跟这个女人一起成为我的收藏品。”

舒喻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显然已经晕了过去。

应该是被硬生生打晕的。

萧冰合紧紧地攥着拳头。

那股无言的怒气充斥,他的头发无风自动。

寒气杀气交织,如坠冰天雪窖一般,杀气成风,朔风冰天冻地。

房间里的一切在冰冻。

“镰鼬,你们!”

“彻底惹怒了我。”萧冰合垂下头,头发遮盖住眼睛,形成一片阴影。

他双手交叉,寒冰以极快的速度覆盖全身。

寒冰又冷又硬。

“哈哈哈哈。”镰鼬哈哈笑着,“怪物,就算你是怪物,我也不可能逃过我的速度。”

“啊,我好想在你那张俊脸上刻上我的印记。”

他的速度极快,手上的刀子非常危险。

萧冰合闭上眼睛,面对镰鼬的速度无动于衷。

他用冰块形成一个小小的空间,将舒喻保护起来。

镰鼬这个人之所以被称为镰鼬,是因为他本身的能力和镰鼬这种生物息息相关。

镰鼬是某个传说中的妖怪,是一种拿着镰刀,能够形成飓风,风速快得如同镰刀一般,杀伤力非常强。

这个人的特点就是速度特别快,人在没有反应的状态下便被杀死。

他所到的地方如同一阵旋风,使用的武器又锋利,所以人称镰鼬。

萧冰合轻轻地笑着。

这些人是不是太低估他了?

就凭这种本事,还敢说这种大话,到底是谁给的勇气?

“滚。”萧冰合理都不想理这种垃圾货色。

他冷冷地说着,直接伸出手,抓住镰鼬攻击过来的镰刀。

那锋利的镰刀落在他手上,刀子砍过来,瞬间断裂成好几瓣。

镰鼬的动作也被迫停下来。

“你,你到底做了什么?”他不敢置信地看着萧冰合。

萧冰合基本没有动弹,就那么简单地将他的镰刀捏碎。

那锋利无比,削铁如泥,还夹杂了现代了冶炼工艺,还带着毒性的镰刀,在他面前,就跟玩具一样。

镰鼬瑟瑟发抖。

他终于意识到了力量上的差距。

他跟萧冰合之间的差别,是天壤之别。

萧冰合的手上一片寒冰。

他全身上下都是一片寒冰。

整个人像是从冰天雪地里走出来的一般。

那原本一头黑发也变成了白发。

周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也变成了冰天雪地。

“鬼,鬼啊。”

“鬼啊。”

镰鼬被萧冰合的变化吓了一跳。

现在的萧冰合很可怕。

他全身都被白色的冰覆盖住,眉毛,睫毛,头发,皮肤上都是寒冰。

整个人就如从一块行走的冰块,所到之处,处处是地狱。

“怪物。”镰鼬瞪大眼睛。

那个传说中的怪物,虽然听过很多次,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那种强力的压迫感,令他喘不上气来。

那种极致的恐惧感从心底传来。

他甚至无法保持站立。

就像人类见到巨大的猛兽会害怕的一样,他的双腿打颤,忍不住想要跪下。

现在的萧冰合就是一个怪物!

一个十足的怪物。

人类,怎么战胜这种怪物?

镰鼬这么想着,人已经被迫跪了下去。

萧冰合懒得搭理这种垃圾货色,他的手放在保护舒喻的那块冰上。

那块冰在瞬间变成雪花。

“我们,回家吧。”他说。

失去舒喻之后,那种奇怪的,空荡荡的感觉,以及前所未有的怒气,让他无法控制自己。

找不到舒喻,他想毁掉一切。

现在,他将她抱在怀里,那种失落落的感觉消失。

仿佛阴霾了许多许多天的冬日,透过云层照耀到身上的暖阳一般,温暖安心。

在那一刻,所有的喜怒哀乐都涌上心头。

也是在那一刻,萧冰合觉得,原来那些七情六欲并没有离开他。

这些年,他之所以活的像行尸走肉,是因为没有能触动他感情的按钮。

而现在,这个按钮已经找到了。

舒喻,是他证明自己还活着的证据。

她,是他证明自己还是个人类的证据。

在那一瞬间,萧冰合突然明白,萧释对舒喻这么执着的原因。

“云影。”他轻轻地叫着。

仿佛有阳光透过冰冷的他照耀进心里,心在一瞬间变得柔软。

他抱着舒喻,一步一步走出这个鬼地方。

车子停在大厅里。

他将她放在后座上。

然后,车子原路返回。

他的车子离开那座山之后,那座山上的花草树木全部被冰冻。

山上,布满了无法融化的冰。

如同冰川降临一般,就算融化开,也需要十年甚至数十年的时间。

金家不可一世的宫殿,永远地被冰封,再翻不起一丝浪花。

萧冰合带着舒喻走了之后。

被冰封的山顶上出现五个人。

那个原本应该被冰冻住的黑衣女子,被冰冻住的和尚,还有那个高个子金烟斗男人,以及镰鼬,不知道因为什么,他们竟挣脱了萧冰合的冰封。

他们站在寒冰覆盖的山顶,正中央,还有一个没露面,身材窈窕,脸上遮着面纱的女子。

那女子冷冷地望着萧冰合的车子,双手倒背。

“冰合,果然是长大了呢。”她轻轻地笑着,声音却是冰冷无比,“他竟然还有了爱人。”

“镰鼬,刚才你可查出来什么了?”她问。

“主子,那姑娘的确是怀孕了。”镰鼬恭敬地回答,“不过状态有些奇怪。”

“嗯?”

“那孩子生长非常缓慢,不能吸收母体的营养。但是萧冰合到来时,那孩子的生长数据猛增,我猜想,那孩子,应该是以寒气为食的。”

“哦?”

“属下只是猜测。但考虑到对方是萧冰合,倒也不无可能。”

“的确。”面纱女人眯着眼睛。

“如果真是这样,那孩子便是个天生的实验体?”她脸色一凛,轻轻地笑着,“这可真是有趣。”

“关于那个女人,身份调查清楚了吗?”

“那女人的身份已经被萧冰合保护密封起来,要查的话还需要费一些时间。”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